首页  >>>  傈僳族人物  >>>   傈僳山寨金凤飞
傈僳山寨金凤飞
本文由 发表    2014-9-22 23:09:17  来源:

岩脚,顾名思义,是一脉巨大岩石的山脚下。

“风起室内尘飞扬,乱翻书页生惶惶;雨下茅屋水乱溅,地起泥泞难堪言。”地处盐源县城东南方的岩脚村,海拔2200米,距离县城60余公里,是盐源县甘塘乡海拔最高,自然环境最艰苦的地方。它也是盐源县境内唯一的傈僳族村寨。

就在这连山的大岩石下,一座简单的仿四合院中飘着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这便是岩脚傈僳族小学。

 

这座依山而建的小学,最初只有一间简易茅草房教室,教室四周空空荡荡的,杂草丛生。通往小学的羊肠小道盘旋到家家户户,稀稀落落的傈僳族人散居在阡陌纵横的小山上。

35年前,因为没有老师,这所大岩石下的小学面临停课,学校急需一位既懂傈僳族语言,又会汉语的双语教师。

“请你给山村里的孩子们上上课吧。”

当时的村长向魁寿诚恳地向从攀枝花市仁和区嫁到海子坪村的贺德美发出请求,“我们山区环境条件太差了,之前的老师也走了……山区的娃娃不能缺知识呀。”

“请你给山村里的孩子上课吧。”

当时树河公社书记胡满文也多次找到了贺德美,希望贺德美发挥独有的语言优势,传承民族文化,教书育人。

贺德美不但会说傈僳话,而且还是识汉字的傈僳族“知识分子”。

然而,贺德美却很犹豫,她根本没有想过要教书,因为自己毕竟才上过小学四年级,就这点知识能教学生吗?没有上过讲台的她不知道书该怎样教。她在回家的乡间小路上想了很久……

路上,一拨又一拨的适龄孩童,他们或赶着四五头牛,或放着二三十只羊,日出上山,日落归家。看到这些娃娃,贺德美就仿佛看到自己的童年,她眼睛湿润了。真不想让这些孩子和自己一样,因为条件的限制,终其一生生活在大山中。贺德美怀着试一试的想法,她走向了讲台,开启了教书生涯的序幕。

岩脚傈僳族小学就这样迎来了一位傈僳族女教师——贺德美。

 困难压不垮的“女汉子”

“村寨里来了位女教师,还是一位傈僳族的女教师。”村民奔走相告,幸福的笑容在彼此的言语中传递着。

恢复行课的岩脚傈僳族小学,校园杂草丛生,教室破旧,基础设施落后,就连基本的饮水都没有,尽管条件如此艰苦,贺德美还是在这里开始了她的教书生涯。

每天从家到学校,贺德美要翻越两座小山,步行两公里左右的山路,来回走三个多小时。她第一次去学校,感觉路很长很长,走了很长时间。

凹凸不平的小路,一不留神就会“摔跟斗”。丈夫安慰她说,你上课辛苦了,家务就让我来做,你多走几天就习惯了。贺德美这一走就是35年。

山里艰苦的条件时常让贺德美累弯了腰。为了学生课间有水喝,她每天提前一个半小时到学校,然后再到半公里外的地方去背水。崎岖陡峭的山路,背上沉重的水桶,给这位瘦弱的傈僳族妇女莫大的考验。

“有好多次,背水背到半路,累得走不动了,还没有到达学校。心中莫名的忧伤油然而生,就在半路上大哭一场,哭过了再继续走。”贺德美说,放下水桶,站上三尺讲台,忙碌的一天又开始了。

然而,贺德美还有更加刻骨铭心的悲痛。

1988年,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她的丈夫突然离世了,这个安慰她、鼓励她、照顾她的伴侣离她而去了,留下三个孩子,大的9岁,最小的2岁半,还有70岁的“婆婆”。家中的顶梁柱轰然倒下,她放声大哭,不知余生怎样渡过。

“每当想到这些,我沉思过,整夜睡不着觉。”最终,她毅然选择留下,继续教书!

白天在学校教书,早晚忙家里的农活,照顾家中老小。周末就到后面的大山上采集药材,她光着脚板,踩着岩石,越过荆棘,在山顶上挖何首乌、续断、柴胡……只要市场上能卖到钱的,山上有的药材她都挖过。

“如果不这样,每月7块钱工资,还要供养一家五口人,根本就不够用。”回忆往事,贺德美仍历历在目,在家境最困难的时候,她曾把买的心爱的书拿到县城变卖了,补贴家里急需。

为了家庭,为了山区的孩子,贺德美并没有被困难压倒。她咬牙挺住走下去了。1995年,她被转为正式教师,家境逐步得到了改善。

平凡岗位书写大爱人生

1995年,已成为正式教师的贺德美,上级准备将她调动到条件较好的金河乡中心小学。如果贺德美调到金河乡中心小学,对于她的三个子女的成长将会有更好的环境和条件。

然而,乡亲们不知从哪里得到这个“坏消息”。他们纷纷用不同的方式挽留贺德美,他们舍不得贺老师,傈僳族村庄离不开贺老师。

“每天上课的时候,都有很多家长站在教室外面等待,一到下课,全部围在我身边与我交流谈心;有的家长甚至泪流满面的挽留我。”贺德美记忆犹新,“一到放学,好多家长都来请我到他们家去吃饭,这家说炒了肉,那家说杀了鸡。每到这个时候,我的心里就更加难受,对于当时海子坪村来说,只有在过年才能杀只鸡,好好吃顿肉。一放学,我就像做了亏心事的小偷一样,悄悄溜回家……”

除此之外,乡亲们只要知道贺德美有困难都热情帮助,劈柴、送蔬菜……有焦急的村民跑到树河镇文教组反映情况,请求文教组把贺德美留下来,留下来继续为家乡教育做贡献。

每晚躺在床上,贺德美满脑子都是乡亲们挽留的话语、感人的行动以及学生渴望知识的眼神。在她心里,早已把这些学生当成了自己的子女……

第二天一大早,她还没有来得及征求子女的意见,就向家长们保证:“我从此哪儿也不去了,就在这里教到老!”

“哪儿也不去!”贺德美又一次在人生中做出了最坚定而又最苦涩的抉择,但对傈僳族山寨和孩子们来说,却是最美丽最幸福的抉择!

在海子坪村崎岖的山路上,她点燃知识的火把照亮了傈僳山寨孩子的求学之路;在最寂寞的岩脚小学,她拉起了孩子们的小手一同前行。35年的清贫、坚守和操劳,沉淀为一方精神沃土,让希望发芽。

据不完全统计,贺德美已教过的学生有1000多人。山窝窝岩脚傈僳族小学里飞出了一只只“金凤凰”。现在很多学生在外面的各行各业工作,他们用知识改变了自己的命运。贺德美在偏远的傈僳族山村做到了“桃李满天下”。

如今,已经55岁的贺德美,中等偏高的个头,消瘦泛黄的脸庞上显露着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说话干练简洁,性格热情开朗。贺德美即将离开这个她用最美的青春无悔坚守了三十五载的讲台,却圆了终其一生为山区孩子的承诺。

好人寄语:“我从此哪儿也不去了,就在这里教到老!”

道德点评:35年的风雨兼程,35年挑战接踵。一次次穿过风雨,一次次越过困难挑战。盐源县甘塘乡海子坪村岩脚傈僳族小学教师贺德美,用青春和激情,用顽强和坚守,浓墨重彩泼洒出一幅山区少数民族教师扎根基层、默默奉献的感人画卷。

阅读:1095次
发表评论:
现在有12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标    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 看不清楚,换个图片
           查看所有评论     
 
 上一篇文章:省民运会首日爆出大冷 傈僳族选手射落金牌(组图)
 下一篇文章:首都空港贵宾公司志愿者陪傈僳族孩子参观北京海洋馆

文章搜索
关键字:
天气预报
傈僳族歌曲-傈僳族服饰-傈僳族舞蹈-花傈僳-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傈僳族节日-傈僳族酒歌-傈僳族文化-傈僳族研究-傈僳族乡-傈僳语-上刀山下火海-维西县
copyright © 2007 Lisuinfo.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傈僳人民信息港 ·版权所有
公司地址:昆明市船舶工业区C44栋601室  联系电话:13700656344  传真: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联系邮箱: lisuinfo@163.com   滇ICP备11001518号

滇公网安备 53019102000021号